自在城财经

一份公开流传的编号为第117号的气象灾害预警文件显示,7月20日9

简介: 一份公开流传的编号为第117号的气象灾害预警文件显示,7月20日9时08分,郑州市气象台,未来3小时,郑州降雨量将达100毫米以上,并作出防御指南——及相关部门做好防暴雨应急、停止集会、停业等。

在全球变暖和人类活动的综合影响下,城市洪涝,特别是超标准洪涝的发生概率将明显增加,全面提升应对能力,刻不容缓 2021年7月21日,人们在围观郑州京广路隧道积水路段被淹的汽车。

7月20日,在河南省会郑州,16时至17时的一小时降雨量达201.9毫米,超过中国陆地小时降雨量极值。

大雨倾泻,灌入郑州市地铁5号线隧道,将一辆列车逼停在海滩寺街站和沙口路站之间,雨水漫入车厢,涨至被困乘客的胸部、脖子。

他自上海到郑州出差,在暴雨中进了地铁5号线。

在失联第六天,救援人员在地铁隧道内找到已经的邹德强。

当天,雨水迅速淹没京广路隧道,数百辆机动车被淹,曾有暴雨经历的侯文超逃生时一路拍打车窗,让驾车人“逃命要紧”。

而14岁的男孩许玉昆则消失在隧道里,四天后被证实。

这个数字,超过了2020年中国因洪涝灾害死亡失踪的279人总人数。

2021年7月22日,人们在郑州市排队领取救援物资。

图/法新 8月2日,成立组,对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进行。

8月9日,联合国间气候变化专门会发布《2021年气候变化:自然科学基础》报告,再次敲响警钟。

报告显示,人类影响造成的气候变暖正以2000年以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生。

预计持续全球变暖将进一步加剧全球水循环,包括增加其波动(variability)、全球季风降水的强度,以及干旱和洪涝的严重程度。

内陆河南为何成暴雨中心“河南这次极端暴雨的特点一是强度大,二是时间长。

自2021年7月17日以来,河南遭遇罕见持续强降雨,本次降雨持续时间长、累积雨量大、强降雨时段集中且范围广,至8月9日7时,造成全省150个县(市、区)1664个乡镇受灾。

张建云表示,受全球大气环流的影响,今年西太平洋副热带高压过早北跳、位置异常偏北,同时在东海、方向有烟花和查帕卡两个台风的发展,在台风与副热带高压之间形成了强劲的东风带,大量水汽从海上源源不断地向内地输送。

此外,大陆高压稳定在中国西北地区,与副热带高压之间的低值天气系统在黄淮地区停滞少动,造成河南中西时间出现降水天气。

根据郑州气象台的资料,此次强降雨过程,郑州市单站最大一小时雨量达到201.9毫米,最大日降雨量552.5毫米,最大三天降雨量617.0毫米。

近代以来,河南也是易遭受水灾的地区之一。

根据河南省气象台匡晓燕等人2010年发表的研究,河南省地处黄淮流域,降水具有季节分明、雨量集中且量大的特点,水灾发生较为频繁,暴雨是引发水灾的主要原因。

1950年-2007年的58年中,河南年年都出现水灾。

在中国,很多时候像今年,夏季副热带高压北跳让出空间,如果在太平洋和有台风配合,两者之间的东风带会将大量暖湿水汽输送到大陆。

而在河南的中部和北部,上述因素还叠加了伏牛山和桐柏山的影响,受山体的阻挡,水汽上升过程中,极易在山前形成强降雨。

“有关研究表明,即便一个尚未形成热带气旋、更称不上台风的热带扰动,也可以和中纬度系统共同作用,只要这种作用形成的东南急流强度足够大,就会带来非常强烈的暴雨。

对年纪稍长的河南人来说,他们印象最深刻的是发生在1975年8月7日的那场大雨,在暴雨中心泌阳县林庄,一天的降雨量即达到1060.3毫米。

张建云介绍,1975年8月,7503号台风穿越台湾岛后在福建晋江登陆,以罕见的强度北渡长江直入中原腹地,因受大陆高压的阻挡,又极其罕见地停滞在河南南部,大规模释放能量。

7503号台风是有气象记录以来最深入内陆的一次台风,其输送的大量暖湿水汽,在地形和冷空气系统的作用下,造成历史罕见的特大暴雨。

除了今年和1975年,2016年7月9日,河南北部还发生过一场特大暴雨天气过程,新乡的日雨量超过400毫米。

在2021年之前,这个数据仅次于1975年特大暴雨的日雨量。

7月20日,郑州市暴雨倾盆之时,很多人躲进了地铁站。

16时至17时降雨量最大时,邹德强和同事从黄河路的中孚大厦走出,在路边等了许久打不到车,转而乘坐地铁5号线。

5号线是郑州市唯一连接各主城区的环线地铁,日客流量50余万人次,是这座城市的重要公共交通动脉。

郑州是一个“火车运出来的城市”,借助近代铁路枢纽优势,近20年来,这座城市的人口翻了一倍。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郑州市常住人口达1260万,成为河南省人口最多的城市。

而至少在21世纪的前15年,郑州市常住人口数量一直低于地处豫南的地级市南阳。

迅速上涨的水位逼停了5号线列车,几百人滞留车厢内。

7月20日18时07分,尹晴给丈夫发去列车停靠位置的信息:“车门封闭,水在漫进来。

至8月1日,地铁5号线有14人。

京广路隧道的水涨上来时,侯文超被堵在隧道里。

7月20日17时40分左右,他接了一个电话,不过四五分钟时间,积水迅速上涨漫过轮胎的一半还多。

侯文超经历过2012年北京暴雨,他赶紧下车,往地势高的陇海路高架桥方向转移,并沿路拍打车窗,告诉车上的人“逃命要紧”。

暴雨过后,抢险人员抽干了隧道内的积水,经统计,共有200余辆车拥堵被淹,共有6人在隧道内。

2019年《郑州市城市防汛应急预案》提到,郑州市的泄洪能力有限。

“7·20”特大暴雨之后,宜水环境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章卫军,和他的团队一起,根据降雨、地形、排水格局等信息,通过计算机模拟,分析郑州暴雨的情形和风险。

模拟结果显示,郑州东北部的金水区和惠济区地势较低处积水最为严重;主城区内郑州北站至郑州站沿线、圃田西站周边、郑州地铁5号线沿线的积水范围广、积水也较深。

根据郑州市2017年发布的《郑州市海绵城市专项规划(2017-2030年)》,水安全标准为:城区内涝防治设计重现期为50年一遇。

章卫军分析,郑州市管网在设计能力条件下排水量(含海绵设施)占本次极端降雨总雨量的19%,50年一遇防涝系统排水量(含管网)约占32%,超标雨水占比达到68%,大量超出内涝防治能力的雨水,流向地势低洼区域。

金水区位于郑州主城区地势最低洼处,是城区主要的行洪区段,主干排洪河均在金水区交汇,造成区内水量持续累积、水位壅高,远超内涝安全调蓄量。

此外,贾鲁河等河道中上游两岸也存在中、高淹没风险区,“此次郑州暴雨导致城区内积水远超河道排水能力”。

一位不愿具名的水利专家指出,郑州大部分积水最后流向东北方向,而这里只有贾鲁河一个排水出口,这条河排水不畅是造成郑州洪水围城的关键。

“郑州市的泄洪通道单一,沿程卡口较多是本次洪灾中极为不利的因素。

”这位专家实地调研发现,贾鲁河沿程的卡口较多,郑州的城市发展过程中,一些新建设施在贾鲁河上形成明显的卡口,有些卡口是为了景观需要,有些则是为了配套南水北调工程。

继郑州暴雨后,河南新乡市、鹤壁浚县等多地告急。

以受灾严重的卫辉市为例,城区积水最高峰一度达到2000万立方米,受灾人口占总人口的60%。

新乡市副武胜军公开介绍,卫辉市位于新乡市东北部,属于全市最低地区,渠、卫河、东孟姜女河等河流都在卫辉境内交汇,是上游排水的必经之处。

灾情严重的另一地级市鹤壁市,三分之一的农村人口被转移。

短时间内的强降雨,在最严重时导致鹤壁全市卫河、淇河等13条河流全部超保证水位。

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正高级工程师刘家宏对《财经》记者直言,乡村的水利工程欠账较多,一些中小水利设施存在较多的隐患。

刘家宏表示,北方地区多年没有严重的洪涝灾害,公众防洪风险意识淡薄。

新农村的规划建设往往靠近交通便利的地方,路不一定修在地势高的地方。

“有的河道常年干涸,最后为了兴建乡村让路,把河道填平的情况也有,关键时刻,水没有地方走,乡村洪灾的情况就严重了。

如何应对极端天气灾害截至8月9日7时,河南此轮强降雨洪涝灾害,已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337.15亿元。

8月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河南省因洪水死亡的总人数增至302人,另有50人失踪。

前述不愿具名的水利专家称,超强降雨必然导致洪涝,但城市出现人员伤亡往往是细节没做好。

刘家宏亦认为,洪涝灾害中,财产损失可能难以避免,但大量人员伤亡在城市是可以避免的。

张建云指出,虽然河南这次特大暴雨洪涝是极端性的、超标准的,但是有些防灾减灾工作做到位,有些灾害是可以减轻或者避免的。

他认为,极端暴雨还会发生,城市洪涝的问题会越来越突出。

张建云对《财经》记者表示,2012年北京“7·21”暴雨之后,住建部于2014年颁布修订后的《室外排水设计规范》,大幅提高了中国雨水管渠的设计重现期,2016年颁布修订后的《城市防洪规划规范》,增加城市排涝的设计标准,针对不同的城市防洪工程级别,将排涝设计标准提高到5年-20年一遇。

“但是,中国城市的排水与除涝标准偏低仍然是城市洪涝防治最突出的短板。

他认为,现在结合海绵城市建设对城市基础设施改造只能起到一定作用,海绵城市的建设主要是减少源头的径流产生、减轻洪涝,净化水体、改善水环境等,对城市洪涝防治具有重要的意义,但是不能完全依赖海绵城市来解决城市洪涝问题。

张建云称,防范城市内涝,一是要以河湖水系联通为基础,增强城市水系的调蓄功能;二是加大下沉式立交桥、地下商场等低洼地区的蓄水设施建设,复核变化环境下的城市涝水调控,提升泵站群抽排标准,提升城区排涝能力;三是因地制宜,在大型城市建设大型地下水蓄水场所,解决涝水的出处,同时实现洪水的资源化利用;四是加强流域防洪工程的建设,解决洪水出路问题,避免外围水位高导致的闭门淹的问题。

章卫军通过水灾模型推演城市洪涝风险管理,他认为郑州暴雨暴露出的问题具有普遍性,一方面流域防洪工程只涉及河道堤防和泵站等,但不关注城市细节,比如处于地下空间的地铁、隧道等;另一方面,城市排水防涝虽然关注到了城市细节,但只局限于管渠和内涝防治标准之内,对超标准的洪涝不知如何应对。

张建云分析,在全球变暖和人类活动的综合影响下,城市暴雨呈现趋多增强的趋势,城市洪涝,特别是稀遇的超标准洪涝发生的概率将明显增加,城市洪涝防治呈现出极端性、复杂性、艰巨性和长期性。

“极端可以是超标准的,而工程防御措施是有一定标准的,不可能无限制的,要增强灾害防御意识。

”因此,应提高全民防灾减灾意识,告诉公众,发生超标准的极端洪涝时,应该如何去做,应采取哪些有效科学的避灾减灾措施。

有效的预警至关重要“7·20”暴雨发生前,郑州市气象局连发五次暴雨红色预警。

一份公开流传的编号为第117号的气象灾害预警文件显示,7月20日9时08分,郑州市气象台,未来3小时,郑州降雨量将达100毫米以上,并作出防御指南——及相关部门做好防暴雨应急、停止集会、停业等。

对此文件的真实性,《财经》记者此前联系郑州市气象局求证,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其实,发出暴雨预警及做出相应的防御建议是通行做法,中国气象局发布的暴雨预警以及防御指南中,对此有明确提示。

在郑州,尹晴等很多上班族临近7月20日17时,才接到公司提前下班的通知。

对此,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杜仪方解释,气象部门发布的防御指南属于行政指导,不具有强制性。

因此,相应的单位、企业和学校具有自主性,企业作出停产决定前会有多项考量因素,未来可能需要进一步研究如何重视专业部门的判断,以便做出更有组织的防范。

刘家宏进一步谈到,现有的预警太过宽泛,只是告诉公众是橙色预警还是红色预警,很多人并不真正了解不同预警信号背后的风险。

刘家宏建议,建立城市洪涝风险图,并公布城市洪涝风险分布情况,在预警时让市民心中有数,告诉他们不要前往容易形成洪涝灾害的地方。

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田光进认为,相关部门和机构在应对这次暴雨洪涝灾害中明显准备不足。

7月26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加强城市重要基础设施安全防护工作的紧急通知》,特别要求抓紧完善落实应急响应机制,按照最严酷的极端天气情况完善应急预案,建立第一时间响应机制。

林鸿潮告诉《财经》记者,他在参与讨论时曾提出,应明确区分气象部门的预警和层面的预警。

气象灾害预警只是气象部门的公共服务、风险提示,并不具有法律效力,真正具有法律效力的预警,是根据突发应对法、防汛条例,由或者授权的行政部门来发布的。

当前公众对气象部门的预警存在误解,“一些人会认为气象台发了预警,就代表行为,那为什么还没采取措施,实际上气象预警只是灾害性天气的风险提示。

因此,林鸿潮建议,将两种预警加以明确区分,一旦具有法律效力的预警发布后,各部门必须启动相应的应急措施。

目前,防汛应急意义上的预警启动后,有一整套的预警准备和应急预案应对,但这更多属于层面的应对。

在2012年的北京“7·21”暴雨等灾害发生后,深圳市率先吸取教训,引入面向公众的防御指引条例。

2013年,深圳市发布《台风暴雨灾害公众防御指引(试行)》。

2021年,深圳市又发布《气象灾害公众防御指引(试行)》,也是一份面向公众的指南。

北京市防汛指挥部提示,建议全市不涉及城市运行的机关、企事业单位可以采取弹性上班方式或错峰上下班。

这些信息传递给公众,以致于出现了7月12日北京市民“坐等雨来”的情况。

王振耀曾经建议过借鉴香港的气象灾害预警机制,加强气象预警的“强制性”。

8月6日,北京市发布《北京市突发总体应急预案(2021年修订)》(下称《预案》),其中明确规定,能够判定为较大及以上突发等级的,本身比较敏感或发生在重点地区、特殊时期的,可能产生较大影响的突发或突出情况,要立即报告总值班室和市应急办,详细信息最迟不得晚于发生后两小时报送。

张建云表示,城市暴雨洪涝灾害具有速度快、防范难、危害大的特点,需要加强气象、水利、住建、交通、应急等不同部门的通力合作,完善跨部门、跨区域的汛情会商、资源共享、监测预警、联动应急等机制,实现灾害应急管理的全链条合作。

“在城市洪涝应急管理中,准确预报、快速预警,坚决执行预案,统一科学调度是将灾害控制在最低水平的关键。


以上是文章"

一份公开流传的编号为第117号的气象灾害预警文件显示,7月20日9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