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城财经

而代理人的产能(主要指标有人均新业务价值和平均收入),从2018到

简介: 而代理人的产能(主要指标有人均新业务价值和平均收入),从2018到2019年是呈现提升的态势,反映出了寿险改革的“增效”的一面。

与前几年的高速增长相比,今年这份业绩只能说是差强人意。

特别是当前一天华夏幸福公告称推迟偿还债务的时候,不少人预期平安转天会吃一波大跌。

然而在我看来,这份股价走势的背后,分明看到的是交易员相视一笑,气定神闲,开始按下“买入”键的那份轻松与优雅。

是否极泰来,更是一切尽在预料之中的从容。

1理性看待新业务价值滑坡平安这份业绩,在我看来,还是不乏亮点的。

在这张表中,可以看出,中国平安的基本盘——寿险及健康险业务——在2020年疫情的冲击之下,仍然录得5.2%的同比增长,难能可贵;为集团营运利润的稳步增长了坚实的基础。

此外,平安的科技业务继续保持高速增长的势头。

与此同时,在集团所有业务中,科技业务所创造的利润已经排列第四位,仅次于寿险(及健康险)、财险、银行,并超越证券、信托以及资管业务。

尽管目前科技业务的盈利还不及财险与平安银行盈利的一半,但是按照目前的增长势头,科技业务有望在2023年超越财险与银行,成为平安利润来源的新一极。

一直以来的创造利润第二位的财险业务,今年较去年有较大的下滑,同比减少22.9%;原因是2020年疫情冲击中国经济,企业普遍现金流吃紧,有的则关门大吉,于是在保险方面的开支收缩。

如果我们对保险业务的分析再深入一步,不难发现,2020年平安的寿险与健康险业务出现保费、新业务价值以及新业务价值率“三降”的罕见格局。

但是如果拆细来看,在新业务价值的构成中占最大头(50%以上)的长期保障型保险,是此次2020年创造新业务价值同比下跌最多的险种。

回顾上半年数据,占新业务价值“半壁江山”的长期保障型产品同比下滑31.3%,造成了H1财报新业务价值合计同比下滑24.4%。

按定义,长期保障型产品包括终身寿、定期寿、重疾险、以及长期意外险,是业务价值率最高的一类产品,也是销售难度最大,佣金比率最高的一类产品,销售这类产品需要面谈。

这里读者会有疑问,为什么下半年疫情隔离解除了,相反长期保障型保险的新业务价值反而不如上半年?

有保险销售与购买经验的读者,不难理解,保险销售,从代理员接触到成交,这里面会有一个时滞。

说白了,你不会在代理员第一次找你的时候你就签单;最起码要货比三家。

统计数据表明,一般从代理员接触到购买保险的时滞普遍在3~6个月。

而这一轮疫情隔离开始的时间在2月,到5月商业活动逐渐解封。

所以,这一轮隔离对保险销售“砸”出来的“坑”,要到3~6个月后,也就是5~11月,正好对应下半年的大部分时间。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疫情隔离在上半年,但平安今年反而是下半年保险业务受到冲击最大。

未来,随着这一波疫情隔离对保险业务的冲击结束,叠加寿险业务改革全面推开,平安的保费、新业务价值、新业务价值率将回归正向增长的趋势。

2寿险改革完成顶层设计在今年2月4日平安业绩发布会上,中国平安管理层披露,关于寿险改革的顶层设计已经全部完成,2021年将大范围推开。

对寿险改革,最直观的数据就是代理人数量与代理人平均产能。

从数据来看,中国平安近三年来代理人数量呈持续递减的节奏。

而代理人的产能(主要指标有人均新业务价值和平均收入),从2018到2019年是呈现提升的态势,反映出了寿险改革的“增效”的一面。

但是代理人人均新业务价值和人均收入从2019到2020年出现了一定的下降,这是受疫情影响所致。

我们需要知道的是,为什么要改、怎么改、以及未来什么时候改完。

近年来保险企业都在启动自己的改革项目,保险改革已经成为大势所趋。

(1)发展模式转型,从以前注重规模,向“规模+质量”的方向发展;(2)营销转型,从以前依赖组织、人传人的金字塔管理结构,向4D立体营销模式和数据化经营管理的方向发展;(3)产品策略转型,从客户多场景的生活需求出发,构建有温度、有场景、有服务的“寿险+”产品;(4)渠道发展转型,利用平安庞大的客户群优势,加强线上渠道互联网保险销售,朝着线下线上融合的方向发展。

哪个步骤应该做什么,怎样做是更好的——全部建立量化标准,并依据量化的标准去审核、辅导、培训。

对于代理员的激励,目前市场上有两种激励模式,一种是现金激励,一种是基本法激励。

平安采取的是基本法激励,注重的是中长期的可持续发展。

目前寿险改革的顶层设计已经全部完成,将在2021年全面推广。

在今年的业绩发布会上,中国平安管理层表示,将会“一个营业部一个营业部地推,一个代理员一个代理员地推”,可见其力度之强,决心之大。

保险业务是中国平安最重要的业务支柱,随着2021年寿险改革逐渐落地,寿险业务有望率先触底回升。

3 科技对主业的协同效应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对平安的数字化转型是一剂加速剂。

从数据来看,今年新增客户与去年基本持平,涨幅1.2%,但是新增客户中来自互联网的比例大增至36%。

这当然是疫情的带来的意外惊喜,但也是对平安多年以来在科技方面持续投入的一种体现。

中国平安的科技战略自2008年首度提出,到2020年已经硕果累累。

目前成功登陆资本市场的科技子公司已经有四家,包括美股的陆金所(LU)、汽车之家(ATHM)、金融壹账通(OCFT)和港股的平安好医生(1833)。

科技业务对保险主业的协同效应,在医疗领域体现得最为明显。

此次疫情,对于平安的医疗生态战略可以说是一个意外惊喜。

同时,医疗对金融主业的协同效应已经越发明显。

截止2020上半年,使用平安金融业务客户中使用医疗服务的占比已经提升至60%。

这说明经历了多年的积累,平安的五大生态圈之间的互动协同已经初具规模。

事实上,医疗生态圈是平安“五大生态圈”战略其中的一环——汽车服务、房产服务、智慧城市、医疗服务、以及金融服务这五大生态圈构成“生态+金融”的一盘大棋,在2020年已经全面走活。

未来,随着保险业务回归正增长,叠加科技赋能对保险主业的协同效应,平安将具备保险公司和互联网公司的双重特征,飞轮即将启动。

4结语平安是一只大蓝筹股,在投资者普遍偏理性的港股市场,,只要股价跌到与每股内含价值接近的位置,就会反弹。

所以,内含价值表示的意义是:假设保险公司未来1年,一单新生意都没有,那么这家公司值多少钱。

因此,每股内含价值可以看做是平安的“铁底”。

平安每次跌破内含价值的时候,股价就会被托起来。

例如2019年初在62港元止跌,后来发布年报证实2018年的每股内含价值为52RMB;而2020年3月底在67港元附近止跌,也与2019年报中披露的每股内含价值差不多。

这次,平安年报披露的每股内含价值为72.65元,折算为港币约是87港元。

而平安业绩披露日之前一天(2月3日)股价最低为88.9港元,与每股内含价值非常接近。

截至今日午间,平安A股的股价为79.27元,距离每股内含价值仅有9.1%的空间;而平安H股的股价为90.3港元,距离美股内含价值大约有3%的空间。

所以可以说,虽然目前平安距离新高的调整幅度也不过只有10%左右,但未来平安下跌的空间已经不大;相比较而言,上涨的空间则更大。


以上是文章"

而代理人的产能(主要指标有人均新业务价值和平均收入),从2018到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