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城财经

鹰鉴在该起诉书上看到,三被告利用微信群及网络平台

简介: 鹰鉴在该起诉书上看到,三被告利用微信群及网络平台,以炒外汇、黄金的名义,通过收取“入门费”的形式,以高额回报为诱饵,在全国范围内引诱众多参加者加入“米治”投资平台,并不断发展会员组织,开展活动。

鹰鉴在该起诉书上看到,三被告利用微信群及网络平台,以炒外汇、黄金的名义,通过收取“入门费”的形式,以高额回报为诱饵,在全国范围内引诱众多参加者加入“米治”投资平台,并不断发展会员组织,开展活动。

值得一提的是,蔡某珠是“米治”投资平台中国区活动组负责人。

原审认定,“米治”投资平台自成立以来,利用微信群及网络平台,以炒外汇、黄金的名义,通过收取每人2000美元“入门费”的形式,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并以发展人员的数量和层级作为返利依据,在全国范围内引诱众多参加者加入并不断发展会员组织开展活动。

2017年,被告人程某婷经孙某强(另案处理)介绍加入“米治”投资平台,并发展左某珍(另案处理)等人为其下线。

2018年年初,左某珍介绍儿媳被告人李某丹成为其下线,李某丹又先后介绍喻某英、闫某等人成为自己的下线,闫某又发展田某明等4人成为自己的下线。

2017年3月初,被告人蔡某珠通过马来西亚人“Dns”(身份信息不详)介绍加入“米治”投资平台。

2018年1月份,蔡某珠经“米治”投资平台负责人“Jenson”(身份信息不详)同意成为该平台中国区活动组负责人。

后蔡某珠开始以“祖国的花花”的微信名为中国区域“米治”平台会员入金账户信息、帮助会员与总部沟通提现及积分兑换等方面的问题,同时还负责中国区域会员信息的搜集整理及高级会员参与讲师会、出国旅游等活动,月薪1万元,后涨至2万元。

一审期间,湛河区人民法院依照相关法律的规定,以组织、领导活动罪,分别判处被告人程某婷、蔡某珠、李某丹有期徒刑3年6个月到1年3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3万元到1万元不等的罚金。

宣判后,程某婷以原判量刑重,请求二审对其适用缓刑为由提出上诉;蔡某珠以“其不是米治投资平台中国区活动组负责人,未搜集整理平台会员信息,也未向平台会员入金账号,帮助会员与总部沟通提现及积分兑换等方面问题;原判对其量刑重为由提出上诉。

二审法院审理后认为,程某婷、蔡某珠、李某丹及同案犯孙某强供述,“米治”平台中国区高级会员收入一览表、业绩优秀会员赴境外旅游名单等证据,证实蔡某珠加入“米治”投资平台后,负责组织该平台中国区会员赴境外旅游、参与讲师会等活动,搜集整理中国区域会员信息,同时协调米治投资平台财务为程松婷等会员入金账户信息,该上诉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原判根据程某婷、蔡某珠、李某丹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及认罪、悔罪情节等量刑并无不当,程某婷、蔡某珠提出“原判量刑重”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以上是文章"

鹰鉴在该起诉书上看到,三被告利用微信群及网络平台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