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城财经

但是今年以来,尤其很多网贷产品按规定接入央行征信系统以来

简介: 但是今年以来,尤其很多网贷产品按规定接入央行征信系统以来,一部分人担心花呗们“弄花征信”,一部分人惨遭暴力催收后见识到了互联网巨头产品“野蛮”的一面,更多数人的情况是,自知习惯提前消费、发现越贷越多,要结束“无节制消费

来源:深燃(ID:shenrancaijing)作者:金玙璠 | 编辑:魏佳白歌记得非常清楚,刚使用花呗时初始额度是500元,对于刚上大学的她足够用了,两个月后额度涨到1000元、3000元。

她自知几百块的生活费也够用,可实际上却开始大手大脚地消费,甚至用借呗填补花呗的窟窿。

从2015年使用花呗分期买了一部苹果手机至今,白歌每月的收入都要用来还花呗,从全额还款到分期还款,到今年变成了只还最低还款额。

疫情下收入骤减的白歌不想再依赖花呗,她强制自己近两个月几乎不用,只在里面还钱,计划是一步步还清剩余欠款,关闭花呗。

中国人民银行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中国全国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已飙升至854亿元人民币,是10年前的10倍多,这些逾期借款人中,“90后”几乎占了一半。

互金行业从业者陈旸告诉深燃,以花呗、借呗为代表的这些消费贷、现金贷产品的用户也以年轻群体为主,未偿还金额绝对是个天文数字。

在花呗、京东白条、美团月付、苏宁任性付等以极低门槛就能开通的今天,普通人借款的渠道被极大地拓宽,几乎每一家巨头都为用户定制了消费贷加现金贷的组合产品。

头部互联网公司的消费金融产品资源来源 / 公司、媒体报道前花呗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花呗的诉求不是拉新,而是“更多用户使用”,也就是允许更多的人做开通,找到没有被覆盖的用户,找到可以为他们服务的方式。

但是今年以来,尤其很多网贷产品按规定接入央行征信系统以来,一部分人担心花呗们“弄花征信”,一部分人惨遭暴力催收后见识到了互联网巨头产品“野蛮”的一面,更多数人的情况是,自知习惯提前消费、发现越贷越多,要结束“无节制消费”的人生。

不论何种原因,当他们决定关掉花呗、白条、美团月付、苏宁任性付时,又遇到了难以解决的问题,并且投诉无果。

他查阅了大量资料,发现自己大概率是上征信的花呗用户之一。

不同花呗用户的合同不同左 / 受访者供图 右 / 深燃截图他在花呗的相关合同及产品说明中,发现了《个人信用信息查询报送授权书(以下简称《授权书》)》,其中提到“本人同意向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及在授权业务中为本人的其他金融机构授权如下:向中国人民银行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查询、使用本人的信用信息和信用报告。

”计划日后申请房贷、车贷的刘博宁从朋友那里得知,部分银行可能因为小额贷款记录拒绝贷款申请,他不希望有任何耽误日后买车买房的可能性存在,所以选择关掉花呗。

蚂蚁集团招股书中提到,花呗和借呗产品已成为中国居民广泛使用的消费信贷产品,截至 2020年6月30日止12个月期间,约5亿用户通过公司的微贷科技平台获得了消费信贷。

但事实上,看社交平台上的相关讨论会发现,以花呗为代表的互联网信贷产品都有一个让用户捉摸不透的问题:上不上征信(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的征信系统)。

这是大部分年轻用户最关心的问题,因为使用的信贷产品接入征信,意味着一旦出现不良信用记录,就会对未来的大额贷款如房贷、车贷产生直接影响,甚至还会影响出行和就业。

深燃拨打花呗客服电话,对方的回复是:根据国家相关征信管理要求规定,在获得您授权后,后续根据国家相关征信管理要求规定来进行,以您在人民银行查询的征信报告实际情况为准。

多位业内人士对深燃表示,借呗、京东金条、微粒贷、有钱花以及苏宁的消费金融产品都是上报征信系统的,而花呗和京东白条是部分计入征信。

以花呗为例,如果用户确认了报送征信,点击上述《授权书》后,花呗数据会每月合并上传一次,个人的逾期记录也会被上传至征信系统中,之后其他用户也会分批次陆续覆盖。

”文渊智库创始人表示,花呗和借呗5亿用户里,很难判断到底有多少用户上了征信,蚂蚁没有披露,央行也没有披露。

银行信用卡经过多年的公众教育,大家都知道接入了征信,必须小心使用,但是对于互联网公司的信贷产品,用户还没有足够认知。

花呗“迟到”接入央行征信不是个例,花呗有用户从2019年4月开始接入央行征信,办理“京东白条”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于2019年5月接入征信系统。

但一个趋势是,主流的消费金融产品都在逐步接入征信。

提醒用户,对于一些不知名或是用户过少的消费金融产品要保持警惕,因为一旦上了征信,逾期对用户的负面影响非常大。

对此,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的说法是,一笔逾期上不上征信,不是自动的,取决于放贷机构上不上报。

也就是说,这是有协商空间的,因为对于机构而言,对用户最大的惩罚就是上征信,这是一个双输的选择。

可以说,花呗们接入征信对于正常还款的用户来说是没有影响的,还有助于金融机构评估用户的个人信用状况,尤其是对于为数众多的没有任何贷款记录的白户而言,良好的信用借还记录会成为“正面信息”,而影响征信的主要是逾期行为。

但更多离开花呗们的用户主要还是担心传统银行对小额贷款的态度,因为早前就有媒体报道过,有银行对近半年有两次互联网信贷产品使用记录的用户直接拒贷。

“现在有这样规定的银行越来越少了”,不过黄大智表示,在同样有贷款记录的情况下,有多与少的度的差别。

举个例子,一个人很少贷款,征信中有三到五笔贷款记录,另一个人习惯贷款,征信记录中留下了几十笔贷款记录,在金融机构眼中,前者的信用情况更好,判断后者或是通过贷款的方式缓解现金流。

另外,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告诉深燃,频繁的小额贷款以及查询征信情况、额度行为本身并不会对个人征信产生负面影响。

王蓬博称,查询征信情况这个动作本身会被记录,不会影响个人的征信情况,但是可能会影响个人的贷款成功率和额度。

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的权威说法是,建议用户每年内至少查询2次信用报告,在了解自身信用状况的同时,检查是否存在别人冒用或盗用你的身份获取贷款、信用卡的情况,是否有错误信息,是否有未经授权的违规查询的情况等。

“我不明白,为什么支付宝仅凭欠债人通讯录里有我的联系方式,就把我的信息泄露给催债公司。

”被无辜暴力催收后,戚明明说见识到了互联网巨头产品“野蛮”的一面,决定停用花呗。

多数人以为只有的网贷平台才会暴力催收,事实上在黑猫投诉平台,每一款互联网信贷产品都有为数众多的暴力催收相关的投诉,“辱骂”、“恐吓短信”、“恐吓电话”等似乎是这些平台最常用的手段。

王景是借呗众多投诉者中的一员,他自称自使用以来一直保持良好的借还习惯,今年受疫情影响,收入周转不开,他曾联系过借呗客服寻求延期还款,但被拒绝,最终逾期,在借呗和花呗共欠款2万元左右。

王景的花呗界面和给对方的贫困证明来源 / 受访者供图逾期两天后,他等来了支付宝委托方的催收电话,当尝试与对方沟通协商处理的意愿时,对方的回复是只负责催收,无权处理。

”现在他的首要诉求是,立即停止对他通讯录好友的骚扰和恐吓。

发稿前两日,他把贫困证明发给借呗催收第三方的工作人员,依然无济于事。

孙乒及亲友收到的催收消息来源 / 受访者供图“由于第三方暴力催收爆通讯录,严重造成了我的生活困扰,导致我在朋友面前抬不起头,精神异常抑郁,情绪非常不稳定,每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现在工作也没了。

她先是接到一个陌生座机电话,对方说出了她的名字,态度十分恶劣,问她能否联系上郭某,郭某在借呗欠款几千块钱不还,并警告她如果知情不报要承担法律责任。

当戚明明反应过来说“不认识这个人”,问对方为何给她打电话时,对方回答,“在郭某的支付宝通讯录里看到了你的联系方式”。

事后,戚明明在自己的支付宝通讯录确实找到了这个人,回忆起只是曾经加过好友的微商。

一位催收行业曾经的从业者告诉深燃,蚂蚁、京东金融这类公司都会把逾期贷款的催收工作外包给第三方专业催收公司,而这些公司在过去同样也接P2P网贷平台的单子。

过去那些威胁辱骂、暴力恐吓、伪造律师函,甚至是套路借款人以贷养贷的做法,现在比较少了。

“但是在贷款行业,催收人员和客户的素质都是参差不齐的,催收人员为了业绩肯定会用一些不恰当的方式。

”他表示,工资是基本工资加上催收绩效提成,一定程度上的暴力催收很难杜绝。

03花呗们不是你想关,想关就能关“它想尽办法诱导你开通,但当你想关闭时,就没那么容易了。

”陈铭在10月中旬的一次携程订房付款过程中被提示,使用携程产品拿去花分期付款可享8.8折优惠,他点了确认,同意分期。

回到还款界面,只显示每期还款的总金额,但当他点开“还款计划”,这才发现,还有一笔比例高达10%的服务费,而所谓的8.8折优惠不是总房价打折,是服务费的折扣,但当时界面并未提及服务费。

他认为,携程拿去花并未事先告知消费者服务费的存在以及比例,进而诱导消费者选择分期,而且一旦分期后无法撤销。

投诉后他得到的回复是:客户自己意愿点击分期,无法撤销,当他坚持打到银监会投诉,最终携程方面给出了“解决方案”:产生的1500元服务费由陈铭继续支付,不过携程方面补贴400元,打到他的携程账户,当然,条件是陈铭撤销一切投诉。

9月初,他在美团APP的一次支付过程中,支付方式不小心使用了默认的美团月付,他记得当时无需支付密码,随手一点就开通了。

栗丰回到会员界面发现还有6张会员红包未使用,联系客服后,对方的说法简而言之就是“现在关不了,只能等会员过期后才能关”。

不止一位用户表示,刷信用卡的时候明确知道这是借银行的钱,但花呗这些产品,直接把自己包装成你的好朋友,甚至是包装成生活费。

社交平台上还有大量关不掉花呗的用户,不光是连续挽留你的界面,他们一般是遇到了同一道坎——芝麻GO。

宋丘在网易严选上的一次购物后,看到宣传界面介绍“0元开通”便开通了PRO会员,结果,这首先是个文字游戏,会员费并非0元,而是指“一年后会员帮你省了多少,交多少会员费,149元是上限”,其次,“0元开通”的界面上小字写着“芝麻GO”,是指开通PRO会员,也连带着开通了花呗芝麻GO特权。

当他意识到不需要芝麻GO,同时为了规避风险,想要关闭花呗时,却关不掉了。

不是因为有未还欠款,而是因为开通了花呗芝麻GO特权,而这个特权又是在开通PRO会员的场景下开通的,那就成了绑定式的功能。

当他询问严选客服,得到的回复是,芝麻GO一经开通,服务有效期1年内不可取消。

宋丘和严选客服沟通界面,以及尚未到期的芝麻GO来源 / 受访者供图宋丘不甘心,继续联系严选客服,对方让他联系支付宝,当他联系支付宝客服,对方反而告知他“要到网易才能关。

”26岁的丁晓在关闭花呗的路上,也被卡在了芝麻GO上。

“花呗使用了3个月左右,感觉用钱用太快了,在没有任何未还账款的情况下,想关闭花呗,怎么这么难。

”丁晓向深燃吐槽,客服的答复是让他自己在支付宝操作。

抛开自己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通的芝麻GO,现在的问题是,现在自己的芝麻GO一直显示“结算中”的状态,又找不到任何关闭授权的入口,就无法关闭花呗。


以上是文章"

但是今年以来,尤其很多网贷产品按规定接入央行征信系统以来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