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城财经

肉眼可见的参观到此为止,但记者仍然充满疑问

简介: 肉眼可见的参观到此为止,但记者仍然充满疑问,垃圾经“消化系统”后的最终产物又在哪里?冯彦明介绍,垃圾焚烧过程中产生的蒸汽转化为动力,供汽轮发电机组发电。

“吃”的是垃圾,“吐”的是电火——益阳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见闻湖南日报·华声在线见习记者 刘奕楠9月12日,记者一行来到益阳高新区谢林港镇青山村,参观益阳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事先听说参观垃圾发电厂,心里多少有些抵触,不自觉地开始“脑补”一些不堪入目的画面。

下车第一件事,就是用力吸了吸鼻子,“探测”周边的气味,“咦,还好,居然没有闻到异味”。

看了发电厂全貌沙盘,听了厂区整体情况介绍和生产流程描述,心里的“戒备”放下了不少。

“截至今日,益阳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已连续安全稳定运行1555天,共处理生活垃圾140余万吨、餐厨垃圾15000余吨、医废垃圾800余吨、污泥12000余吨…

” 冯彦明的介绍很详细,大家却有点“云里雾里”:垃圾到底是如何处理的?处理完之后又是什么样子?参观队伍来到5楼,从明亮的办公区“穿越”到光线昏暗的走廊,隔着一道玻璃墙,看到了一个硕大的“垃圾池”!记者这才反应过来,办公区背后就是生产区,两者居然在同一栋楼里。

“垃圾仓容积2.5万立方米,可容纳1.3至1.5万吨垃圾在这里发酵。

”与垃圾仓相隔咫尺,记者却没有闻到一丝异味。

“仓内长年保持负压,四周被一体化浇筑的混凝土包围,底部还铺设了防渗膜,就连这道玻璃墙也要每个季度换一次防漏胶。

”参观过程中,工作人员推动操纵杆,一个巨大的6爪吊“登场”。

一抓、一提、一送,5吨垃圾进入了焚烧炉口。

透过焚烧炉的观测孔,记者看到,经过发酵的垃圾都逃不过这熊熊烈火。

“垃圾焚烧后会不会产生有害气体?”“焚烧炉温度都在850摄氏度以上,而有害气体在850摄氏度以上停留2秒钟,就基本能分解。

” 冯彦明介绍,焚烧炉作业时,炉排片在不停地运动,垃圾得以反复顺推前进和上下翻动,经干燥、燃烧和燃烬3个阶段充分燃烧,“焚烧炉内有一个探头,用来监测炉内温度是否达到850摄氏度;烟囱25米高处还有一个探头,用来监测烟气排放是否符合标准。

“1号焚烧炉炉内温度1053摄氏度,一氧化碳的半小时均值为1.4毫克,颗粒物排放量为每标准立方米4.98毫克。

肉眼可见的参观到此为止,但记者仍然充满疑问,垃圾经“消化系统”后的最终产物又在哪里?冯彦明介绍,垃圾焚烧过程中产生的蒸汽转化为动力,供汽轮发电机组发电。

垃圾焚烧发电厂每天“吃掉”的垃圾可发电36万千瓦时。

垃圾燃烧后的废渣可作为细骨料加入混凝土,用作路基填料或制作地砖。

飞灰是垃圾焚烧发电后唯一不能循环利用的废弃物,通过固化处理,再送至填埋场填埋。

垃圾经焚烧处理后,可减少体积90%,减轻重量75%,真正做到了垃圾资源化、减量化、无害化。

一个是《山乡巨变》作者周立波故居,一个是垃圾发电厂。

原以为垃圾发电厂一定是垃圾如山、臭气熏天的地方,然而当来到这里的时候,扑入眼帘的是一座绿色环抱的现代化工厂。

走进工厂,参观垃圾焚烧发电工艺,智能化的流程使人眼花缭,又惊讶不已。

在一个全封闭的垃圾仓,只见垃圾从进料口源源不断输入,一个偌大的垃圾吊抓斗张开巨指,将几吨重发酵好的垃圾抓起,然后轻轻放入燃烧炉,经过高温焚烧,产生的热气进行发电,剩余的渣料大部分用作建筑材料,少量不能用的运去填埋。

”工厂负责人十分自豪地介绍,这个发电厂年发电就上亿千瓦时,每年接待参观的几千上万人次。

“垃圾是放错了地方的资源,是地球上唯一一种不断增长、永不枯竭的资源。

”联合国专家的这个著名论断,在参观了垃圾发电厂之后感受颇深。

曾经的益阳,城区及周边农村垃圾堆积成山,常常为找填埋场所犯愁。

垃圾焚烧发电,既了“垃圾围城”难题,又变废为宝节约了资源,真是一举多得。

当前,美丽乡村建设,正在三湘大地掀起热潮,特别是全省各地都在推行“垃圾分类”。


以上是文章"

肉眼可见的参观到此为止,但记者仍然充满疑问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