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城财经

中新经纬客户端9月15日电 自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适用法

简介: 中新经纬客户端9月15日电 自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适用法律若干问题规定》(下称《规定》)发布后,关于金融机构是否应参照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的争议一直存在。

中新经纬客户端9月15日电 自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适用法律若干问题规定》(下称《规定》)发布后,关于金融机构是否应参照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的争议一直存在。

裁判文书网日前出现了一份书——《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民事书(2020)浙0304民初3808号》,虽然该书随后因未生效被撤下,但仍引发整个金融行业的强烈关注。

原因是,书对于原告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分行(下称“平安银行温州分行”)与被告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的,利率参考了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四倍进行计算。

与8月20日最高法修改民间借贷利率上限标准的高度一致性,让不少市场人士担心,这是金融机构借贷纠纷也要参照新的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的信号。

那么,上述结果是否意味着金融机构借贷纠纷在实践继续参照新的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

对此,北京策略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庞理鹏律师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采访时表示,根据相关报道和网络上流传的书来看,法院在裁判相关争议时并未直接引用民间借贷新规,而是在裁判理由中称 “关于逾期利息,现原告主张按月利率2%计算已超过原告起诉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的保护限度,本院酌情调整为原告起诉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的四倍计算”。

庞理鹏指出,民间借贷新规第一条第二款明确规定:“经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从事贷款业务的金融机构及其分支机构,因发放贷款等相关金融业务引发的纠纷,不适用本规定。

”因此,理论上说,在金融机构借贷纠纷的裁判中直接引用或者类推适用该规定都是不允许的。

另外,庞理鹏判断,从裁判文书来看,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的裁判法律依据主要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而上述法律依据中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七条明确规定:借款人未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的,应当按照约定或者国家有关规定支付逾期利息。

在本案中,平安银行与借款人之间的逾期利率存在明确的合同约定,而本案法院在援引了前述《合同法》规定的情况下却并未依据当事人之间对逾期利息的约定进行,其中可能存在适用法律错误。

同时,该仅以“超过原告起诉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的保护限度”为理由,便将案涉逾期利息酌情减按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的四倍计算,其说理可能不够充分。

即便是民间借贷,也只有在《规定》施行之后受理的才适用《规定》。

按照《规定》,借贷行为发生在2019年8月20日之前的,可参照原告起诉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确定受保护的利率上限。

据中新经纬客户端了解,我国民事法实行两审终审制,当事人不服地方人民法院第一审的,有权在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上一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庞理鹏认为,该反映出立法和司法对金融机构借贷和民间借贷利率上限的处理态度不一致问题,这亟需有关部门予以关注和处理。


以上是文章"

中新经纬客户端9月15日电 自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适用法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