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城财经

争议:民间借贷保护线是否适用于持牌金融机构上述是自8月20日最高法

简介: 争议:民间借贷保护线是否适用于持牌金融机构上述是自8月20日最高法院发布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下调至4倍LPR新规后首例,之所以引发行业界广泛讨论,主要因为在两方面存在争议:一是持牌金融机构是否适用4倍LPR上限;还

近日,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披露一份文书,内容为平安银行温州分行与个人洪某的借款合同纠纷案。

平安银行按年化利率24%主张收取洪某的利息、罚息和复利,而法院予以驳回,最终以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4倍计算。

值得一提的是,此案是最高法院发布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下调至4倍LPR新规后,首例。

法院:以LPR四倍进行计算该合同纠纷案中,三年前被告洪某与平安银行签订《个人信用贷款合同》,合同约定被告洪某向原告借款21万元,贷款期限自2017年7月5日至2020年7月5日,月利率为1.53%,还款方式为按月等额还本付息,并约定相应逾期罚息处罚。

今年7月14日,原告平安银行温州分行提起,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洪某偿还借款本金162661.65元及利息(截至2020年7月5日的利息、罚息、复利83519.85元;另以借款本金162661.65元为基数,从2020年7月6日起按月利率2%计算逾期利息至实际履行之日止)。

法院认为:原告平安银行温州分行主张按约定月利率2%计算2018年5月5日至2020年7月5日期间的期内利息、本金罚息、复利,其总和已超过一年期LPR四倍的保护限度,法院参照原告起诉时一年期LPR四倍进行利息、罚息和复利计算。

最终,法院,洪某某偿付平安银行温州分行借款本金162661.65 元及相应利息、罚息、复利52744.27 元。

而偿还的逾期利息则从2020 年7月6日起至实际履行之日止,以162661.65 元为基数按同期4倍LPR来计算,驳回了平安银行温州分行按月利率2%计算逾期利息的请求。

争议:民间借贷保护线是否适用于持牌金融机构上述是自8月20日最高法院发布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下调至4倍LPR新规后首例,之所以引发行业界广泛讨论,主要因为在两方面存在争议:一是持牌金融机构是否适用4倍LPR上限;还有一点则是该案涉及的请求是在新规出台之前,该标准是否适用。

与此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新规:一年期LPR的4倍为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也就是把保护线降到了15.4%,取代原《规定》中“以24%和36%为基准的两线三区”的规定。

但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新修订的《关于审理民间借贷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二款明确:“经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从事贷款业务的金融机构及其分支机构,因发放贷款等相关金融业务引发的纠纷,不适用本规定。

而根据“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则,最高人民法院8月20日修改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规定,平安银行温州分行提出时间是在7月份,且借贷行为发生在新规之前,理应不适用。

但有业界人士表示,根据以往司法实践,金融机构的利率要低于司法解释中民间借贷利率的上限。

因此,法院酌情调整后,参照司法解释民间借贷利率的上限也不无道理。

业界声音:需要统一裁判规则对于如今的争议,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可以通过发布指导意见、会议纪要等形式,在全国范围内统一裁判规则,并加强对地方法院的审判指导,否则有的地方法院按照央行规则认定金融机构贷款无利率上限,而有的地方法院以民间借贷利率上限来约束金融借贷行为,同样的案情因不同立场结果不同,不但给金融机构带来困扰,也损害了司法公信力。


以上是文章"

争议:民间借贷保护线是否适用于持牌金融机构上述是自8月20日最高法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