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城财经

借贷利率“新红线”首例引争议近日,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披露了

简介: 借贷利率“新红线”首例引争议近日,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披露了一份文书,涉及平安银行按年化利率24%主张收取个人客户洪某的利息、罚息和复利,法院认为其总和已超过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四倍保护限度,并予以驳

借贷利率“新红线”首例引争议近日,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披露了一份文书,涉及平安银行按年化利率24%主张收取个人客户洪某的利息、罚息和复利,法院认为其总和已超过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四倍保护限度,并予以驳回。

该是自8月20日最高法院发布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下调至4倍LPR新规后首例,虽然目前中国裁判文书网已撤下该书,但该在金融业内引发较大争议。

在洪某借款逾期后,今年7月14日,原告平安银行温州分行提起,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洪某偿还借款本金162661.65元及利息(截至2020年7月5日的利息、罚息、复利83519.85元;另以借款本金162661.65元为基数,从2020年7月6日起按月利率2%计算逾期利息至实际履行之日止)。

法院认为:原告平安银行温州分行主张按约定月利率2%计算2018年5月5日至2020年7月5日期间的期内利息、本金罚息、复利,其总和已超过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四倍保护限度,法院参照原告起诉时一年期LPR四倍进行利息罚息和复利计算。

这意味着,法院参考了最新的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对上述金融机构的借贷纠纷进行了,成为新规后行业内首例。

今年8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修改《关于审理民间借贷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简称“新规”),民间借贷利率最高保护上限将锚定一年期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的四倍。

值得关注的是,新规第一条明确:“经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从事贷款业务的金融机构及其分支机构,因发放贷款等相关金融业务引发的纠纷,不适用本规定。

”某股份制银行相关人士表示,此次在业内有两点争议,首先是起诉时间是7月6日,但最高法院关于4倍LPR的规定是8月20日出台。

另外,新规中关于利率司法保护上限下调为4倍LPR,针对的是民间借贷,银行借贷纠纷并不适用。

广发信用卡公关负责人徐锐锋认为,新规针对的是民间借贷行为,银行借贷纠纷并不适用。

不过,前述业内人士则认为,调整民间借贷利率后,持牌金融机构利率面临不小的下调压力,预计带动整个持牌放贷机构的定价下行。

“实际上,过往发布的关于民间借贷的司法解释,也都明确不适用于金融机构。

2013年7月,央行发出《关于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通知》,全面取消对贷款利率上限的管制,交由金融机构自己进行市场化定价。

因此,原则上金融机构贷款的利率上限可以由金融机构自主确定。

但是,董希淼认为,虽然金融机构发放贷款的纠纷不适用新规,这并不能说明,新司法解释对金融机构和金融借贷行为不产生任何影响。

具体而言,对部分城商行、农商行、民营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中小金融机构以及信用卡等金融业务,新司法解释将带来较大的影响。

在司法实践中,部分地方法院以民间借贷利率上限来约束金融借贷行为,而部分地方法院按照央行规则认定金融机构贷款无利率上限,从而造成利率上限管制政策的“双轨制”。

专业人士观点24%-36%年化利率高了全国代表、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指出,尽管金融机构贷款可能不属于民间借贷,但商业银行执行利率也没理由比民间借贷利率更高,因此,法院审理金融机构借款参照司法解释民间借贷利率的上限也无可厚非。

朱列玉直言:“24%-36%的年化利率太高了,我们的制造业利润只有5%-10%。

”董希淼建议,下一步,就金融机构不适用新司法解释等相关问题,建议最高人民法院通过发布指导意见、会议纪要等形式,在全国范围内统一裁判规则,并加强对地方法院的审判指导,减少因理解和执行尺度不一给金融机构带来困扰,更好地维护司法公正。

同时,加强对金融机构和民间借贷资本合法权益的司法保护。

对信用卡业务,应适用央行《关于信用卡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对透支利率的上下限管理规定。


以上是文章"

借贷利率“新红线”首例引争议近日,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披露了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