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城财经

每个月的低保解决了老人在养老院的大部分费用,剩下一部分我们通过爱心

简介: 每个月的低保解决了老人在养老院的大部分费用,剩下一部分我们通过爱心捐款凑够。

2015年1月25日,时近腊八,也是我所经历的北京最冷的一天。

但有事要办不得不出门,下午三四点左右,和朋友王梓一起走到阜成门公交车站附近的一个地下通道。

通道里行人很少,我们边走边聊,无意中听到一声微弱的呻吟。

我们不约而同停下了脚步,这一停,引出了一系列可歌可泣的爱心大接力。

第一棒 、医院我俩循声觅去,即把目光集中在通道边的一堆破被子上,声音正是从那里来的。

王梓焦急地一遍一遍的打电话,几乎有些语无伦次,终于联系上绥福境。

展览路医院不大,整个大厅弄得臭烘烘的,急诊室里更是如此。

医生护士也是迅速反应,不顾他满身满脸的屎尿,立刻检查各项指标、确定治疗方案。

看到们匆匆的身影和医生们忙里忙外的情形,我和王梓都不好意思起来,自己的一个行为,给大家造成多大的麻烦。

经过抢救,老人恢复了意识,但糟糕的是,他情绪极不稳定,把大便甩的到处都是,还拔输液管子!

护工们一次一次的打扫、劝说,最终他渐渐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

在急诊室住了半个月,各方面指标都恢复正常,但右脚趾严重冻伤,有截肢的风险,于是从急诊科转到普通病房,又住了四个月左右,医院又为他请了一名护工,每天定时一日三餐。

在医院上上下下的照顾下,眼看着他从羸弱到体重渐增、元气恢复,光在医院里住着也不是办法,下一步怎么办?

第二棒 社区、残联与养老院在他住院期间,我们多方打听他的消息,由于他本人曾患有中风,说起话来常常颠三倒四,含混不清。

目前唯一能联系上的亲人是小其九岁的弟弟,其弟弟收入不高、并常年照顾患癌症的老母亲和同样患癌症的妻子,生活也非常艰苦,自顾不暇。

我们征得他弟弟的同意,把他送到海淀区上庄养老院。

光明社区的工作人员急人之所急,根据老人的现实情况,最快的方式申请了低保。

每个月的低保解决了老人在养老院的大部分费用,剩下一部分我们通过爱心捐款凑够。

由于老人的右脚冻伤,一直没有恢复,留下来残疾,于是我们在光明社区的帮助下,联系上了西城区残联。

2019年5月1日,在光明社区的帮助下,老人又转到与社区直接对接的大兴区安康老年护养院,老人足可以在此安度晚年了。

然而对于为老人操心的相关部门,其辛苦可想而知,我每到一个部门,工作人员总是热情接待,让人时时处处感到春天般的温暖。

第三棒 爱心人士照顾老人的过程中,不能不提到众多默默无闻的爱心人士,养老院费用一个月要3500多元,而且年年有上涨之势。

于是我们成立了一个微信群,把一帮愿意奉献爱心的朋友拉进来,大家每月尽己之力,30元、50元、100元,众人拾柴火焰高,在众多爱心人士的帮助下总能渡过种种难关。

其中爱心人士袁哲,不仅捐钱,还常常跑腿,开着自己的车一次次把老人送到银行、医院,几次更换养老院,都是她一马当先。

袁哲工作繁忙,我们每次行动,都是提前一周安排时间,但老人的事有时比较紧急,袁哲亦义无反顾,一帮到底。

第四棒 伟大的国家老人现在在养老院里平静的生活着,不会再回到过去的流浪生活和遭受饥冻交切之苦,社区工作人员也按部就班的忙着各项工作,各相关部门也有序地履行这自己的职责,爱心人士也乐善好施地做着其他有意义的事情。

除了各部门工作有条不紊地运行外,还有一个强大的链条在背后运转着。

即老人只要在养老院里一天,就要有一天的开支,也就是每月的养老费用不能断。

这个费用放在谁身上都是不小的负担,然而这个负担最终落到谁到头上?

毫无疑问,是咱们的国家。

前面我们提到,老人在展览路医院急诊室住了半个月,在病房住了四个多月,光病例就是厚厚的一本,但这笔巨大的医疗开支,最终是谁买的单?

医院为其请的护工费用和一日三餐的花费,最终由谁买单?

毫无疑问,也是咱们的国家。

生命是渺小的,也是可贵的,假设我当初一念之差,不停下脚步,那便没有以上的感人至深的爱心大接力。


以上是文章"

每个月的低保解决了老人在养老院的大部分费用,剩下一部分我们通过爱心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