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城财经

汉代以青铜器出名,文学、艺术都得到了极大的发展

简介: 汉代以青铜器出名,文学、艺术都得到了极大的发展,纵使是一块小小的砚台,雕刻的花样也十分多,让人叹为观止。

千百年前雨于今日落下,可千百年前的人却早已难寻踪迹,即便留下几卷方巾、几篇被世人口口相传的诗文,却也难以寻得往日的闲情雅致。

时间的流淌,并非断点。

即便没有人能够永生,可所有不被侵蚀的物品仍会见证着朝代更迭、沧海桑田。

今日,笔墨纸砚的故事虽被人们熟知,可也避免不了被取代的命运。

随着朝代的更迭,砚台的材质越来越多、形状也越来越丰富,陶瓷玉石无所不有,书家世家都喜欢收藏。

相传早母系氏族时期就已经产生了最早的石砚,而且在当时还并未有如此动听的名字,砚台的发明也并未是为了研磨,而是谷物的研磨,后世经过发展改革,形成了现如今研墨的砚台。

现如今,博物馆中所存的1958年从陕西宝鸡出土的《双格研磨盘》乃是砚台的起源,尽管使用的材质粗糙,打磨也不精致,但是尺寸、比例都与现如今的一般无二,还有盘中残留颜料,即使经过几千年,也仍然留下了印记。

至汉代时,随着文字的普及,砚台的种类也越来越多,石砚、陶砚、漆砚、青铜砚等各种材质均有,雕花的类型更是让人目不暇接——三足砚、兽足、龟形等无所不包括。

或许材质并未太精致,造型也并不是十分好看,但与之前相比已经超脱了研磨的功能。

汉代以青铜器出名,文学、艺术都得到了极大的发展,纵使是一块小小的砚台,雕刻的花样也十分多,让人叹为观止。

江山倾覆、沧海桑田、人来人往、风云变化,留下来的不过是几处残破的避风所,缺了一个角的书桌上杂乱地摆着毛笔与磕破了的砚台,以及一封尚未写完的家书。

烧制的砚台始于魏晋时期,人们已熟知烧制的艺术,并将砚台也送进了烈火中,粘土在高温中逐渐凝固,形成好看的形状。

直至隋唐时期,国运强势、国家安定,人们才像是靠岸的船舶,逃离了狂风暴雨、幸得一时风平浪静,得以与良人相伴余生。

恬静的生活、茶余饭后,有笔墨纸砚可相伴。

人民的生活越来越好,思想也就越发开放,对生活的品质和各种都多了一些期盼。

能够吃饱肚子了,就想要每天都能吃上肉;有了石砚,就想要金银玉石的砚台。

唐朝灯红酒绿、茶余饭后的背后,文人墨客的诗中多的是对官场的尔虞我诈、小人当道的种种不满,他们需要的不是一个证明自己地位的精雕细刻的金银砚台,反而是素雅大气的瓷砚更受追捧。

唐朝以开放著称,与周围的国家密切来往、互通有无。

他们更想要精致、优质的陶泥,才能制作出心喜的砚台。

需求与供给本就是双胞胎,开始开采品质更高的端石、歙石等专用砚材,自此才结束了许久的杂石制砚历史。

砚台的品质也越来越高,后期呈现了四足鼎立的局面,端砚、歙砚、红丝砚、澄泥砚为唐朝时的四大名砚台。

但纵使时代不同,但我们还是从一个个出土的物件中,看到了前朝的繁华、孤独前行的书生、仰面而叹的佳人,朝前看,我们的世界里也照样不缺这样的爱恨情仇。

朝代更迭,藕断丝连历史是分段的,每一个时代都有不同的风景与人;但历史又是惊人的相似,每一个朝代都是在吸取前朝的经验,在前朝的基础上创造自己的辉煌。

纵使唐朝辉煌的政绩让人叹为观止,可终究也逃不过衰落,或许是历史的回环,或许是命中注定,宋朝取代了唐朝。

许多的地方都还留着前朝的影子,就连砚台的样式也如此。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能更好地发现这个世界的变化。

宋朝的砚台与唐朝并无很大区别,也在此基础上,做出了一些小改动。

唐朝时,砚材质种类丰富多彩,精致美观,宋朝也差不多如此,但宋朝的砚台更在乎实用性。

为此,一种名叫"抄手砚"的独特砚台横空出世。

不论哪个朝代,金钱和地位是人们不变的追求。

纵使是一个不起眼的簪子,也要用金银装饰;一个终身放在书房的砚台,更能体现一个人的心性。

砚台的鼎盛时期明清时期,砚台从实用性转为收藏性。

前朝之时,人们看重自己的砚台,象征的就是个人的性情,有人喜欢金银,有人热衷玉石,更有人对梅兰竹菊爱不释手。

明清时期,封建集权达到了顶峰,人们越发重文轻武,对文房四宝的追求也更上一个台阶。

自然,市场上大部分的砚台都并非为了写字而产生,而是为了收藏。

制作砚台的材质更加昂贵,不仅有泥、陶瓷,还增加了竹、木头、水晶、象牙。

其次,砚身的雕花更是多样,飞禽走兽、树木虫鸟无所不有,甚至出现了铭文、书画,与前朝相比,可谓是砚台的时代。

所以,顾二娘所制砚台,无论是古香古色,还是鬼斧神工,所有的装饰与石头纹路相辅相成,浑然一体。

清朝对砚台更是十分重视,民间、宫内,自有许多人悄悄记载了砚台的历史。

总结在文学的世界里,砚台早已默默守在一旁,看着时代变迁,铅笔、钢笔、碳素笔,来来往往,可最终站在角落的却还是只剩下自己一人。

不是我们把砚台忘记了,而是经历千百年,能够真正懂砚台的人寥寥可数,也不再能研出纯净的磨了。

我们与那个世界已经距离千年了,纵使在赶考的紧张关头,笔墨纸砚也不会再出现在书桌上,而是在某个黑暗的角落沉睡。

对制造者而言,每一块砚台都要倾注心血,像顾二娘一般的名匠,每一份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纵使一生所制造的数量有限,每一块都可做传世珍宝。

对使用者而言,在每一个点灯看书的时候,都在一旁守候。

每一块砚台背后都有自己的故事,或许是定情信物,又或是故人所留,无论是何种故事,我们都无法得知了,这些故事被埋藏在历史的深处,情却飘散风中,永远不可触碰。

我们自然无法改变历史,但是却可以书写未来,携一支毛笔、一方砚台、几张宣纸和一块墨,画天下山水、书奇闻异事,让笔墨纸砚的芬香再次随风飘荡。


以上是文章"

汉代以青铜器出名,文学、艺术都得到了极大的发展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