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城财经

不过,从李莉和朋友的交易账户看

简介: 不过,从李莉和朋友的交易账户看,对于米治平台(MIA),投资者账户并无实际外汇交易记录,声称操盘手“代炒”,持仓情况和盈利来源投资者也未知,与上述平台存在明显差别。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经济观察报 记者 蔡越坤 一夜之间,自己的外汇交易账户金额突然“由正转负”,一家外汇交易托管平台——米治平台(MIA)(下称“米治”或“MIA”)的用户们,正经历这样的遭遇。

6月4日,西安的李莉(化名)面对前一天自己在米治的账户余额还有3万多美元,一夜之间变为“-2171.44”美元,惊愕而又手足无措。

6月5日,经济观察报记者独家获悉,数百位在米治平台做外汇交易的投资者,均遭遇了账户由“盈利”突然变成“亏损”的情况,他们来自湖南、广东、山西、陕西等多个地区。

记者采访了解到,6月6日,武汉已对一位米治平台用户的报警给予。

当地一位人士称,关于米治平台属于式非法集资,公司虽然在国外注册,但是在国内一般有代理公司,受害者先在当地经侦报案,然后出代理公司在国内的注册地,进一步。

入局米治平台(MIA)介绍称,米治是一家从事贵金属和外汇领域的交易平台。

李莉的朋友是米治的用户,说这个平台有操盘手帮忙代“炒”,而且基本都有赚钱。

在朋友的推荐下,2018年11月份,李莉也开启了在米治平台做投资的历程。

李莉投入的第一笔钱并未打给米治的工作人员,而是给她的朋友打了71482元人民币,按当时的汇率,包括1万美元和米治收取的3%的佣金。

朋友告诉她,会将她入账交易的信息传递给米治平台。

当天李莉了一款“MetaTrader”的APP,绑定了自己申请的账户和密码。

虽然李莉投入的是人民币,但当天账户里显示余额为1万美元。

出于对朋友信任,李莉也没刻意追究资金如何入账和换汇的问题。

“其实最初投资的时候也不是特别放心,想着玩几个月就把资金全退出来。

获得的收益有时是朋友直接给她,有时候是她从自己的账户中提取,提取时也是人民币。

因为通过米治“炒”外汇基本每周都能带来收益,一个月后,2018年12月,李莉又追加了70967元人民币,按彼时的汇率折合1万美元,包括米治平台收取的3%佣金。

2019年1月26日,李莉推荐了自己的4个朋友加入了米治平台,按当时的汇率,4个朋友投入共计约4万美元,她也再次投资1万美元。

这些钱由朋友打给李莉,她再统一转给最初介绍李莉到MIA投资那位的朋友。

每次收益也是由这位朋友统一将资金转给李莉,李莉的账户上可以看到记录。

记者查询李莉的交易账户发现,半年多来,截至2019年6月份,李莉和她的4个朋友在MIA的收益合计超过17万元人民币。

在李莉的交易账户中,收益“类型”一列显示有:盈利奖金、个人手数分成、代数盈利奖金、代数Rips奖金、组织盈利奖金、领导盈利奖金等等。

她的账户前四项有数字,其中盈利奖金最多,超过15000元。

但是,当6月4日米治平台出现用户账户由盈转亏的突发状况后,李莉联系介绍她到MIA投资的朋友寻找米治的工作人员时,发现朋友也是通过熟人介绍开始交易,也不认识米治公司的人。

李莉逐一向上追溯,发现想追溯到米治的工作人员非常困难。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在米治平台“炒”外汇的投资者们,如同处于一个个“链条”,他们只是上面的环节,并不知道这个链条有多长,从哪开始,通向哪里。

米治平台(MIA)介绍称,“米治平台(MIA)所对接的经纪商丰帝加(MyGroupFin-techCoPtyLtd),注册号24375IBC2017。

”记者了解到,ASIC是一个独立的机构,并依法对全澳金融、金融机构和专业从业人员行使金融监管职能。

记者查询NFA与ASIC网站时发现,搜索米治平台(MIA)的相关信息没有结果。

与此同时,记者根据外汇交易平台资料查询工具外汇天眼APP查询获悉,米治平台(MIA)是一家注册在澳大利亚的公司。

外汇天眼提示风险有五条,分别为:“第一,经查证该交易商当前暂无有效监管,请注意风险;第二条,近3个月外汇天眼收到对该交易商的投诉曝光已达到9条;第三,交易商宣称的澳大利亚ASIC监管(监管号:224022)疑似套牌;第四,交易商所宣称的美国NFA监管(监管号:0509912)疑似套牌;第五,当前资料显示,该交易所使用的软件非MT4/5软件。

记者了解到,也有诸多投资者在网络上组成群,交流账户情况和互通进展。

关于资金保障,米治平台(MIA)介绍称:“客户的资金是存放在受澳大利亚监管局监管的账户,确保客户资金只能由客户本人进行操作和交易。

客户资金将直接汇至经纪商的户口,该经纪商必须是受到第三方监管机构来监管的。

”数字货币分析师肖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国内这类平台多处在灰色地带,出了问题无法监管,投资者资金安全是没有任何保障的。

”报警与事发之后,米治平台对于突发的用户账户资金“由正转负”做了回复。

记者从李莉的账户看到,米治平台(MIA)6月4日发布了《平台数据异常》通知,通知指出:“公司已接获有关电子交易平台数据异常的反馈,公司高层已和各区域领导联系,同时也已联系平台技术故障部门、券商、操盘手协助查探实情。

”6月5日,米治账户可见,该平台发布了《马来西亚全国长假》通知,通知指出:“2019年6月5日为马来西亚全年最重要的节日—开斋节,开斋节是马来西亚最大种族的新年也是全球伊斯兰教徒最重要的节日之一,第三方汇款公司因此休假一星期。

无奈之下,李莉准备在西安当地报案,希望可以做一些补救,并期待可以推进事情的进展。

据记者了解,湖北省武汉市对一位米治平台用户的报案,已经给予。

当地一位人士对记者回复称,关于米治平台属于式非法集资,公司虽然在国外注册,但是在国内一般有代理公司,受害者先在当地经侦报案,然后出代理公司在国内的注册地,进一步。

记者通过米治平台留存的联系信息发送了采访邮件,但是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关于外汇交易,国家外汇管理局总会计师孙天琦5月29日在2019金融街论坛年会上表示,从最近几年的实践看,从实际工作看也有很多非法的跨境金融服务掺杂其中,外汇保证金交易非常高的杠杆交易,200倍、300倍的杠杆交易在国内是禁止的,但是在国外是开放的,所以有些国外的公司甚至一些国内公司从境外拿到牌照,然后建立一个网站/APP给境内开始服务,国家外汇管理局从前年开始打击非法的保证金交易。

孙天琦在会上披露,最新的数据是关闭非法网站926家,清退了29家,移交4家。

肖磊对记者表示,国内有严格的外汇交易制度安排,交易外汇只能选择相关的金融机构,一般类似米治这种注册在国外的平台,有国内的代理机构在国内操作运营,甚至有的类似机构自己操作开了交易盘。

投资者将钱打到账户中,投资者看到的账户信息有可能是虚假的,有可能是数字游戏。

类似的平台有很多,而且近几年来很多投资者受骗。

不过,从李莉和朋友的交易账户看,对于米治平台(MIA),投资者账户并无实际外汇交易记录,声称操盘手“代炒”,持仓情况和盈利来源投资者也未知,与上述平台存在明显差别。

肖磊提示,如果牵涉类似的平台交易,投资者一定要谨慎,避免贪图小钱,损失本金。


以上是文章"

不过,从李莉和朋友的交易账户看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