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城财经

新发现的油画《朱迪斯与赫尔弗尼斯》(局部)对此持否定意见的克里斯蒂

简介: 新发现的油画《朱迪斯与赫尔弗尼斯》(局部)对此持否定意见的克里斯蒂安森在研究报告中说,虽然没有达成共识,但他和另几位学者认为,图卢兹的这幅绘画很可能是卡拉瓦乔的失传作品,“尽管可能有他人介入”。

意大利画家卡拉瓦乔(1571-1610)被认为是一位充满神秘感的艺术家,他的暴躁不羁的一生为他的生活带来灾难,却为他的艺术作品赋予了灵光和神秘色彩。

然而,近日一张被认为是卡拉瓦乔的未署名作品即将上拍,引起了西方学者对于卡拉瓦乔作品真赝的讨论,研究认为卡拉瓦乔可能与其他画家分享工作室并共同创作。

这彻底反驳了他是一个疯狂、糟糕、危险的孤独者的“人设”,这是艺术市场不希望看到的。

从这张新发现的卡拉瓦乔作品中,也可以依稀体会到艺术市场的一些规则,东西方的相似性。

新发现的油画《朱迪斯与赫尔弗尼斯》,发现者认为出自卡拉瓦乔之手米开朗基罗·梅里西是巴洛克时期意大利最著名的画家,他更加为人所知的名字是卡拉瓦乔(1571-1610),他的作品风格独特,且有超越时代的意义。

近日,一件由艺术品商人发现的被认为是17世纪布面油画《朱迪斯与赫尔弗尼斯》(Judith and Holofernes)引起了是否应该归于卡拉瓦乔名下的争论:这件保存完好的、未署名油画是2014年法国图卢兹的拍卖师马克·拉巴布(Marc Labarbe)在一座房子的阁楼上发现的。

艺术品商人埃里克·图尔昆(Eric Turquin)通过多年的研究比对,尤其是嘴唇、下颌、眼睑的画法,以及朱迪斯挑衅的眼神、将赫尔弗尼斯斩首的剑等细节中认为这是一幅卡拉瓦乔失落已久的杰作。

作品中朱迪斯面部细节这幅作品将于6月27日在图卢兹上拍卖,并以归于卡拉瓦乔名下的价格,给出了1亿到1.5亿欧元(约合1.15亿到1.7亿美元)的高额估价。

图尔昆认为,这幅作品是卡拉瓦乔第二次以这一血腥的旧约故事为主题进行创作,描绘了一位犹太遗孀通过引诱一位亚述并在的帐篷中杀了他来拯救被围困的城市。

卡拉瓦乔,《朱迪斯砍下霍洛芬斯的头颅》,1598-1599,罗马国家古代艺术美术馆藏大约在1600年,卡拉瓦乔在罗马绘制了这幅作品的第一个版本, 这件作品现收藏于罗马国家古代艺术美术馆(Galleria Nazionale d’Arte Antica)。

那不勒斯一家银行中收藏《朱迪斯与赫尔弗尼斯》复制本第二个版本的绘画至今都是通过一幅高质量的复制品而为人所知的,这件复制品归于弗拉芒画家路易斯·芬森(Louis Finson)名下,他是卡拉瓦乔崇拜者,被认为拥有丢失的原版绘画。

新发现的油画《朱迪斯与赫尔弗尼斯》(局部)在2016年11月的一个展览中,意大利米兰布雷拉美术馆将那不勒斯银行的《朱迪斯和赫尔弗尼斯》挂在图卢兹发现的作品旁,并标示归属存疑。

对此,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欧洲绘画部主任凯斯·克里斯蒂安森(Keith Christiansen)在一份报告指出,尽管图卢兹发现的这幅绘画有“无可否认的高质量”,但它其中有一些被很多学者认为对卡拉瓦乔的作品而言“过于粗糙”的细节。

新发现的油画《朱迪斯与赫尔弗尼斯》(局部)克里斯蒂安森先生补充说,最近发现的《朱迪斯和赫尔弗尼斯》在技术上“完全符合卡拉瓦乔作品的特点”,除了老仆人脸上的皱纹,皱纹画在苍白的底上,而不是画家惯用的棕色,这一点在绘画的其他地方也可以看到。

“这幅画中有几个元素让他认为这不是卡拉瓦乔的作品,比如仆人的头和赫尔弗尼斯的头,他认为赫尔弗尼斯的头画得“太过沉重,有像动物一样的牙齿,在我看来这对卡拉瓦乔来说很奇怪”。

虽然他不是一位专门研究卡拉瓦乔的学者,但他非常熟悉他自己的美术馆中卡拉瓦乔1606年左右的作品《艾玛斯的晚餐》。

布拉本伯恩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说,当他在图卢兹发现的画作中看到朱迪斯精致的左手袖口时,立即想起布雷拉美术馆所藏的画作,“画笔的笔触在叫喊着卡拉瓦乔”。

其它相似的精彩细节,如在剑柄上使用的金粉,以及在窗帘左侧所用的极长且自信的笔触,这显示出这是卡拉瓦乔的作品。

新发现的油画《朱迪斯与赫尔弗尼斯》(局部)对此持否定意见的克里斯蒂安森在研究报告中说,虽然没有达成共识,但他和另几位学者认为,图卢兹的这幅绘画很可能是卡拉瓦乔的失传作品,“尽管可能有他人介入”。

这反过来表明,卡拉瓦乔可能与其他至少一个画家分享了他的那不勒斯工作室。

新发现的油画《朱迪斯与赫尔弗尼斯》(局部)虽然这对艺术历史学家来说很有意思,但对拍卖行或收藏家来说,这可能并不是他们想要听到的关于价值超过1亿欧元的画作的消息。


以上是文章"

新发现的油画《朱迪斯与赫尔弗尼斯》(局部)对此持否定意见的克里斯蒂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