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城财经

《礼器碑》的用笔也有铺毫,就像我们说写波画

简介: 《礼器碑》的用笔也有铺毫,就像我们说写波画,就是把笔毫铺开,这和《张迁碑》是有联系的。

《礼器碑》《礼器碑》全称《汉鲁相韩敕造孔庙礼器碑》,别称《韩敕碑》、《韩明府修孔庙碑》,系东汉恒帝永寿二年(公元156年)所刻,原立于曲阜孔庙同文门,一九七八年移入东庑,一九九八年移入汉魏碑刻陈列馆,保存完整,是现存最好的汉碑之一,与《乙瑛碑》《史晨碑》合称孔庙三巨制。

《张迁碑》和《礼器碑》在用笔上,既有区别又有相同之处。

《礼器碑》中的笔画比较劲健,笔锋要契入到纸里面去。

《张迁碑》则要铺毫,笔锋着纸的面积和体量是不一样的。

《礼器碑》的用笔也有铺毫,就像我们说写波画,就是把笔毫铺开,这和《张迁碑》是有联系的。

《礼器碑》用笔气息是由内向外的,《张迁碑》用笔则是由外向内裹着的,《张迁碑》用笔要更加沉实,把笔毫铺开。

二者在结体上也有区别,《礼器碑》是上紧下松,内收外放。

《张迁碑》则上松下紧,外收内放。

结合《礼器碑》和《张迁碑》中同样字的不同风格和特征,我们下笔书写来做对比关照,希望大家对此有一个更加清晰的认识。

《礼器碑》中的龍①上紧下松,内收外放。

《张迁碑》中的龍①上松下紧,内放外收。

《礼器碑》中的方①用笔契入纸中。

◆从用笔上看,《张迁碑》是方圆兼备,以《张迁碑》中的横画为例,前方后圆,并不是绝对的方笔。

有了《礼器碑》的基础,《张迁碑》的竖画,即可写得稍微铺开又可饱满些。

我们在临习过程中不用刻意关注,究竟是方笔还是圆笔,方圆是一种感觉,如果把精力纠缠在具体的用笔方式上,可能就会影响整个书写过程中的自然和表现力。

《张迁碑》中的横画与竖画◆《张迁碑》中撇画的收笔比较圆,捺画稍微裹住了,再出去,尤其捺脚出锋的时候要含蓄,收笔时要注意它的意味,既写得不那么实,又不潦草。

《张迁碑》中的撇画与捺画◆《张迁碑》在横折画的处理上,需要注意搭接处一般是实的,它的处理方式有很多种:外面方里面圆,或者外面圆里面方,或者横画写得比较直,竖画写得稍微有点弯曲,横画与竖画的关系基本是相向的,相背的少。

其原因在于《张迁碑》外紧里松,气息向内裹着的。

《张迁碑》的竖弯钩注意也是方整,捺脚收笔处也有圆有方, 捺脚的长度没有《礼器碑》中那样长。

《礼器碑》中的笔画气息是外露的,往外扩散,而《张迁碑》笔画气息是聚拢的,包裹得很严。

《张迁碑》中横折画、竖弯钩◆再来看点画,《张迁碑》中的点写得更稳定些,是包裹着的,不像《礼器碑》中的点画写得较长。

《张迁碑》在用笔上,体现出一种雄强朴茂、浑厚古拙气息,写《张迁碑》要求用笔在《礼器碑》的基础上更加注意含蓄,需要把握好火候和分寸。

《张迁碑》中的点画重点总结比对练习,纵向基础与平面延展◆《礼器碑》和《张迁碑》是对应的,用笔和气息是不一样的,我们在临习过程中,应将二者比对着练习。

在临习过程中不仅仅是手上的熟练,更是认识上的深入与丰富,对经典碑帖特征的把握是新鲜、鲜活的,有精神层面的元素融入其中,我们手腕下写出的字才有生命力。

◆实际上我们通过笔画的比较会发现,《礼器碑》往纸面纵深处延伸,《张迁碑》是平面的铺开。

有礼器的纵向基础,再有平面的延展,我们临写的《张迁碑》将更加朴厚。

如果没有《礼器碑》的基础,直接取法《张迁碑》,缺失了《礼器碑》纵深的用笔力度,这样写出的字看起来非常宽,但是薄,笔画干瘪,不丰满。

《礼器碑》是汉隶当中比较成熟的作品,使得隶书走向了巅峰。

到东汉以后隶书进入程式化,《礼器碑》在笔画的规范上达到了极致。

而写《张迁碑》时,我们就要着力于它的变化。

只写《礼器碑》的话,很可能会陷入一种程式化的状态,带着一种工艺设计的感觉。

结合《礼器碑》的学习,再去写《张迁碑》,我们写的《张迁碑》和以前就不一样了。

◆我们讲《礼器碑》是入帖,《张迁碑》是出帖,当我们在临习中掌握了《张迁碑》的变化规律、特征后,就可以在创作中更好地驾驭某些字,以及找出从整体上做出调整的办法。

调整的办法,来源于我们的临习过程,特别是从《张迁碑》中的变化会得到的启示。


以上是文章"

《礼器碑》的用笔也有铺毫,就像我们说写波画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