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城财经

因为力争上游,因为对捡石的一些常识不懂

简介: 因为力争上游,因为对捡石的一些常识不懂,最初捡石都是一股劲冲到挖机下,结果,和每一行遭遇挫折一样,阿雷被一块从天而降的石头砸中了脑袋,他只感觉脑门一黑,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

每逢周末,天蒙蒙亮,阿雷就会起个大早,驱车去古子城的石头早市淘宝。

若去晚了,所谓的捡漏就会白忙一场。

整日整夜,息息相关的除了家人,就是一方方硬邦邦的黄蜡石陪伴在他身边,脖子上、手腕上,都是黄龙玉精雕而成的挂件、手串。

这,或许不是每一个黄蜡石玩家的通病,但一定是阿雷最难割舍的心头好,而将爱好与自身生活紧密相连,这也是雷厉风行的阿雷的求生石道。

在玩黄蜡石人的眼里,能捡到一方好石头,靠着是命中注定、千载难逢的石缘。

缘分到了,好石头自然会跳入眼帘,近在咫尺、唾手可得;石缘未到,即使是在脚底下也会被别人分分钟捡走,这是很讽刺、也是难以抗拒的宿命。

年前某个周末,刚刚遛完早市,在天马石缘的再三邀约下,就去了义乌阳光大桥捡木化石。

但也有一些类似藤化般扭曲的纹理,很多石头玩家是冲着它独特性去的,万一狗屎运大发捡到一块好的,那也是大几千的事。

而这一天下午,迎着江风瑟瑟,冷到发抖冻成一条狗,却依然无法抗拒美石的,运气不错,捡了块红皮木化,周围的石友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除了羡慕,还有想要抢夺的冲动。

上班要看狗仗人势的管工领导脸色,捡石却是全自由的,弄不好一天身无分文,弄不好也就几秒钟时间就可以抵上人家一个月薪水,全凭苍天垂怜。

六年前,阿雷一个大厨竟然会舍弃拼搏了十几年的餐饮之路,转身与黄蜡石为伍。

他清楚的记得,2012年6月的某天,当时处于事业低谷的阿雷和几个朋友出去玩,路经金华五百滩(老南市街)在挖工地,远远的就看到一群人在捡什么东西,有人拿着锄头,也有几个人围着挖土机,随着铲斗倒下石头的一刻,群人蜂拥而上。

他好奇的站定脚步,仔细观察,这群人是在捡一些颜色鲜黄的石头,这种石头婺江有很多,他第一个感觉:这群人是不是被雷劈了,这石头有什么好捡的?

于是特意驻足,走进这群捡石人,偷听这些捡石人的谈话,特别是某个大叔说,昨天捡了一块石头卖了几千。

好奇心一下子被激发出来,这一下,被雷反劈着外焦里嫩的是他阿雷。

他感觉很不可思议,几千人民币,这在普通上班族眼里那是一个月的薪水了。

初涉黄蜡石界的阿雷啥也不懂,捡了许多黄蜡石里的极品金蜡,也会扔掉,不过捡石的成长之路不就是这么一点一滴成长起来的吗?

因为力争上游,因为对捡石的一些常识不懂,最初捡石都是一股劲冲到挖机下,结果,和每一行遭遇挫折一样,阿雷被一块从天而降的石头砸中了脑袋,他只感觉脑门一黑,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

岁月如梭,到了2015年,他还随着石友大冬天骑着电动车去兰溪游埠有个做水坝的地方捡,回来的路上还要再充一小时的电,风里雨里,捡石人的艰辛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讲清楚的。

只有亲身去体验了,在千万块石头里选中精绝奇石,然后找到真正喜欢它的人,一块石头卖几千几万也就不足为奇。

上天不会随随便便让每块石头都成为奇石,而奇石都是万中无一的极品。

捡了许多好石头,也在缺钱时候走了许多,生活吗,总有许许多多所谓的压力,家庭啊,子女啊,生活啊,等等,但在旧着不去新的不来,玩石不就应该遵循以石养石的策略吗?

只要下过雨、下雨天,即使是半夜都会戴着手电筒,穿着雨鞋,与露水明月为伴,最早去、最迟归,这是捡石人都知晓的不是的。

在捡的过程中,对石头的辨识也越来越好,也敢在别的石农手里去收一些石头。

前年是金印大爆发的时候,因为对金印观赏的不懂,也亏过不少钱。


以上是文章"

因为力争上游,因为对捡石的一些常识不懂

"的内容,欢迎阅读自在城财经的其它文章